走进鑫恒
您的位置:
首页走进鑫恒高管站点正文

高管站点

Corporate management

从曼氏破产说起

时间:2013-01-24

来源:

打印

字体:

 ——鑫恒集团董事长 杨毅

        2011年11月,轰动全球金融市场的突发事件莫过于曼氏金融(Man Financial)的破产。消息传出,全球股市一片惨淡,期货市场剧烈波动。幸运的是,在曼氏金融倒闭的前一天,我司最后一笔的70万美元从曼氏打回,避免了损失。
        我们公司不少人都和曼氏很熟,风度翩翩的英国绅士Fred,聪明风趣的Johns,还有不少高素质的华人雇员,而他们转瞬间全都下岗,不得不另谋生路。
       一个拥有200多年历史,曾名列英国上市公司市值第二的曼氏金融为何一夜之间轰然倒闭呢?
        直接原因看似简单,曼氏在几个月前买入了63亿美元的“欧猪五国”政府债券,包括希腊债券,三个月之后,债券大跌,面临减值一半的风险,三大评级机构立即下调曼氏的评级,从而导致客户撤资,相关银行停止借贷,多米诺骨牌就这样倒下了。
        200年历史的老牌公司如此轻易破产,背后有哪些更深刻的原因,我们应从中学到什么?
        曼氏能够存在200年,源于它的严谨的企业文化,以代理业务为主,做LME的经纪业务赚取代理费,建立投资基金,替客户理财获取服务费,靠做大规模赚取更多利润,不以高风险的自营业务为主,这正是曼氏能历经百年风雨的根本原因,但在曼氏被美国华尔街控股之后,尤其是新任CEO,(曾与保尔森共同担任高盛的联席主席)上台之后,曼氏已变成典型的美国式金融公司,仅靠经纪业务的代理费收入岂能满足华尔街贪婪的胃口,曼氏越来越大胆,在期货市场与客户对赌,在债券股票市场上进行投机,虽然屡有斩获,但仅此债券投机失利就葬送了这家百年老店。
        商场如战场,但商场毕竟不是赌场,过去的十年,我们公司在LME也做了许多业务,也曾投机,但亲身的经历告诉我们十赌九输,之后我们汲取教训,制定了严格的纪律,只为原料和产品进行保值,而不从事任何投机。多年的磨练,良好的市场感觉,和对市场机会的敏锐把握,尤其是严格的操作纪律,为我们赢得了丰厚的回报,以致与我们合作的不少著名公司做出特殊规定,只要是我们下单,必须特殊处理,在世界市场,为中国人赢得荣誉。但曼氏的教训再一次提醒我们,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市场无情,任何自恃聪明投机的人,最终难逃市场的惩罚。
        所以我们才会坚决转型,从一个依靠市场机会的贸易型公司,向水电铝实业型公司转型。打造世界上最低成本的铝产业链,才能真正参与全球市场的竞争,才能真正在市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世界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但我们要把握住真正的潮流,批判地吸收美国商业文化。我们要学习他们的创新精神,而不是华尔街不择手段的盈利模式。曼氏作为保守的英国公司能屹立百年,而在华尔街的模式下,仅仅几年就关门大吉,从中我们学到的最重要的本质就是:要靠制定正确的战略,靠扎扎实实的努力,打造真正的成本优势,而不能靠投机一夜暴富。严谨的企业文化,才是打造百年老店的基石。
        现在的世界经济正处于二战之后最为风云激荡的岁月,我们要高瞻远瞩,看到国内国外正经历革命性的变革。请看一组数据:过去20年,全球经济平均年增长率为3.5%,国际贸易平均增长率为7%,但资本流动增长率为14%,多余的钱在干什么?2010年,即上次危机过后的第一年,纯粹投机套利外汇交易量每天达4万亿美元,全年800万亿美元,比危机前2007年的596万亿美元高出30%,而实体经济两强:美国GDP全年14万亿美元,中国GDP全年才6万亿美元。如果全世界70%的资金用于在市场上搏杀逐利,而不是投入实体经济,那么我们不难理解上一轮的美国次贷危机余波未平,而本轮的欧洲危机又接踵而至,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什么曼氏一夜破产。如果发展方式再不转变,我们相信曼氏绝不会是最后一个倒下的公司。
        再看国内市场,明明产能过剩,众多企业却拼命扩产,从个体上看有其一定的合理性,而从行业整体看这其中孕育着越来越大的风险,今年1-9月铝价一路上扬,多少人欢欣鼓舞,我们反而开始做空,因为我们相信市场的盛宴过后不会是主宾尽欢,而会是一片杯盘狼藉。相比于曼氏,绝大多数的中国公司仅仅有二三十年的历史,而且一直成长于中国经济高速成长期,没有经历过完整的市场周期,我们还很年轻,我们更应该常存敬畏之心。
        曼氏在泰晤士河边有一幢高大美丽的建筑,我们每次去参加LME全球年会时,其高层都会在河边的豪华宴会厅宴请我们,红酒、美食,和阳光下静静流淌的泰晤士河,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只不知今年宴会的主人会换成谁,而宾客又剩下谁,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人去楼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