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鑫恒
您的位置:
首页走进鑫恒高管站点正文

高管站点

Corporate management

时代呼唤高级蓝领

时间:2013-09-02

来源:

打印

字体:

          我参加长江商学院学习已有一年多,曾经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英国剑桥商学院等世界名校学习,但印象最深、收获最大的却是在日本一桥大学商学院的学习经历。

日本一桥大学在中国并不知名,在日本也名列四、五名,但其主要师资均是日本出生,在美国一流大学接受教育,具有国际视野又深刻了解日本文化和社会的教授,他们全部用纯正流畅的英语授课,能够把西方管理精髓与日本实际相结合,许多观点对我们有着深刻的指导意义:

(一)在一个充分竞争的行业里,企业利润应是多少?不少中国企业家的回答是:社会平均利润率、或是与银行利息相近……但日本教授的答案是零。这一点给我很深的印象,铝行业是典型的充分竞争行业,其利润未来应为零。作为企业,摆脱这一困境的出路在哪里?答案有二:

1、品牌才能产生附加值。如日本优衣库、美国苹果、欧洲的GUCCI、法拉利等等,都是依靠独有品牌产生高额利润,所以品牌是企业摆脱零利润的关键;

2、由产品生产商向产品服务商转变。过去靠低成本生产产品赚钱的时代已经结束,企业应转向提供一揽子解决方案,靠提供服务赚钱,从而打造自身独特的、不可复制的核心竞争力。这几年最成功的例子是IBM,把硬件制造业务卖给联想,而IBM以提供咨询、设计解决方案和维护服务为主,这使得IBM获得重生。这是二十一世纪商业大趋势。对照以上两条总结我们鑫恒的得与失:

鑫恒经过18年的发展,已经在世界铝行业和金融界树立了自身独有的品牌。过去十年,中国进口氧化铝4000万吨,仅鑫恒就进口1200万吨,占整个中国的30%,尤其是08-09年金融危机期间,氧化铝现货价格从630美元跌到200美元,而长期合同价一直保持在400美元左右。在此大背景下,大多数中国企业均拒绝履行或推迟长单,而鑫恒坚决按时、按量100%履约,即一年我们少赚了1.4亿美元,但在国际铝行业却树立了中国民营企业的良好形象。

18年中,无论市场如何涨跌,无论我们盈亏,凡合同一定忠实履约,说到做到,凭诚信建立了“鑫恒”这一金字招牌。依靠这一品牌,鑫恒从国际贸易转行铝业实业投资,再跨行做水电,均得到了政府、银行及合作方的大力支持。这一切来源于各界对“鑫恒”这一品牌的高度认可。从这一点来看,品牌才是我们未来发展最宝贵的资源。

在时代发展的今天,仅靠低成本生产赚钱的年代已经结束。苹果几乎都是富士康生产的,但苹果一年几百亿美元利润,富士康却陷入亏损,这是因为富士康随时可被替代,而苹果的设计、研发、营销都构成了自己独特的不可复制的竞争力。

鑫恒从做国际贸易开始,即时刻在考虑如何打造别人无法复制的核心竞争力。03-08年氧化铝看涨,订长单的并非我们一家,但能两次抓住LME铝在1300-1400美元低价大举买入,锁定未来3年利润只有我们一家,从而使我们避免了铝价涨到3000美元时,长单价格高于现货价格的风险,也使得我们在现货、期货两条都大举获利 。

国际市场风云变幻,鑫恒根据不断变化的形势,随时制订独特的解决方案,避免了风险又抓住了机遇,我们把现货市场与金融市场相结合,构成了鑫恒在国际铝行业独特的竞争力。正因为如此,在金融危机的2008年,RBS等六家银行给予我司无担保、无抵押的1.8亿美元贸易融资;在欧债危机持续发酵的2012年,渣打银行等又给我司十几亿的授信……其背后原因就在于鑫恒国际贸易的核心竞争力得到了国际金融界的高度认可。

做铝业投资时,所有企业都选择煤—电—铝,只有鑫恒在08年即选择了水--铝。煤--铝只要两三年即可建成,而水电需十年。因此过去五年我们铝厂没有煤电铝赚钱多,但随着北京雾霾的扩大,环保问题已上升到政治和社会问题,清洁能源的价值越来越凸显。 在玛尔挡水电站之后的两年,我们又拿到了通天河的部分水电,一跃成为国内民营企业最大的水电开发商。

之所以我们能拿到水电资源,正是因为五年前鑫恒就看清了社会发展趋势,第一个提出了水电—铝—铝深加工一体化个战略构想,并凭借远见和实干在3年内打造120万吨铝—120万吨深加工的产业链,赢得青海省委、省政府的高度信任和支持,鑫恒也由铝锭生产商成为设计清洁能源-高科技产品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并与中国铝业、山东鲁丰等下游合作方一起把上述方案尽早落地。鑫恒已经完成了第二个转变,接下来,我们不应满足于水电发电及下游铝产业链,青海还有着丰富的太阳能资源,但太阳能发电具有间歇性的和电力无法储存,使得光伏发电无法解决上网问题。如果利用我们的水电,则可以实现水电光电互补。在有阳光时水电少发,在无阳光时水电再开闸多发,实现水光互补均匀发电,成为综合型的可再生能源开发商。靠不断延伸,不断提出新的解决方案,满足社会不断进步的要求,从而不断打造鑫恒不可复制的核心竞争力。

任何发展最终都靠人,这也是参观日本企业最大的收获。我们参观了日产的汽车装配厂,因是老厂,其生产线并不十分先进,下面皮带传送机不断向前移动,依次有很多道工序:装坐垫,装电池等等,每个工人必经一路小跑才能在规定的3分钟内把四个螺丝拧完,日复一日。让我吃惊的是以下数字:该厂2.6万员工,平均年龄42岁,但平均工龄23年!就是说这几万名工人从19岁开始,已经拧了23年螺丝,还会再拧18年,到60岁退休。但工人的情绪却都是那么高涨。而反观看我们一期铝厂,08年招工时,一些人要找关系才能进来。虽然工资不断上调,但去年二期招工已很困难,原因是90后的年轻人觉得虽然收入高,但工作累、枯燥、不愿干,进来之后也有一些年轻人选择离开。                    

作为企业,我们管理者要从自身找原因,如何进行思想教育使我们企业战略成为所有员工的共识?如何增加企业的凝聚力和吸引力?如何使员工收入不断提升使员工改变打工者心态,成为企业的主人?这是我们企业管理者要思考的问题。

但整个中国社会心态的变化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信仰缺失,人心浮躁,梦想一夜暴富,不愿做蓝领等等已经严重制约了中国工业的转型和升级。中国航母和飞机其设计水平并不比国外差,但缺的是大批熟练的高水平的焊工,铆工等高级蓝领。任何一个社会,即使发达水平达到到美国、日本、德国,70%的人还是要从事蓝领工作,而中国人均收入均是美、日的五分之一,却看不起蓝领,想找体面、清闲白领工作的求职者的比例远远高于发达国家。现在70%-80%的人都上大学,一些人只学到了一些理论和高谈阔论,却不愿扎扎实实从蓝领干起,宁愿在大城市蜗居,也不愿去下面做高收入蓝领。当这些人在网上高调爱国,大骂日本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日本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他们能持续41年高高兴兴拧一辈子螺丝,而中国年轻一代很少有人这样做。正因为有千千万万这样的日本蓝领,日本产品在世界上仍然供不应求,而中国经济却在中低端上产能严重过剩,高端产品又生产不出来。世界上电子产品大部分是中国制造,但中国却数不出几个世界品牌,大部分是代工赚一点点加工费,大批踏踏实实的高级技工才构成了日本的核心竞争力,这才是我们与日本的最大差距。

我们鑫恒有几千名员工,我们上下一心,扎扎实实脚踏实地干好每一件事,我们水电-铝产业链才能早日建未来的某年后,中国有一天时间全部由鑫恒绿色水电驱动,我们才能说我们具有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而越来越多的高级蓝领,是实现这一梦想的基石。时代呼唤大批高级蓝领,只有他们才能把中国梦变为现实。(董事长:杨毅)